三個奇遇改變一生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王永慶的球僮蔡合城從王永慶身上學到了什麼?

  出生貧寒礦工家庭的蔡合城,為了家計,小小年紀就做過許多苦力。 他沒有因此怨懟人生,反而更加奮力地登上巔峰,成為眾人矚目的「亞洲保險王」。 這是我們所熟悉的蔡合城奮鬥的故事,但你也許不知道, 求學時期的蔡合城,也曾在王永慶身邊當了5年的球僮。 蔡合城如今回憶:「我在王伯伯身上學到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,讓我一生受用不盡。」

是什麼道理讓蔡合城的人生從此不同呢?講義特摘《王永慶的球僮》(蔡合城著,台北商周出版)全書菁華與讀者分享成功的祕訣。

+++++++++++

凌晨三點鐘,我從台北同安街49號的一個小閣樓出發,在寒風中騎了20幾分鐘的腳踏車, 前往許多企業家和軍中將領最愛光顧的台北球場,那是當時台北最高級的一座高爾夫球場。 一位球場管理員走出來問明我的身分:「你是不是要來幫一個企業家服務的新球僮?」我回答是。 於是他開始教我如何背球袋、擦球桿,還有一些幫客人服務的細節。 這時一部黑頭轎車停在球場門口,我立刻迎上前去幫他們開門,一對夫婦從車裏緩緩走了出來。 我不認得他們是誰,就跟在他們背後亦步亦趨地進入球場。這位企業家問我:「你是新來的?」 我點點頭:「是。」 他接著問:「你平常是做什麼的?」 「我還在讀書。」我恭敬地回答。 「你還在讀書?那你怎麼當我的球僮?這麼說,不是你幫我背球袋,而是我要配合你的時間囉?」語氣中顯得有些不悅。 我告訴他,我很需要這份收入,希望他能給我一個服務的機會。 那是民國58的事了,我背負沈重的家計,就讀台北商專會統科 當時的科主任許留芬知道我繳不出學費,好意介紹我打工的機會。 她帶我坐公車到台北市東園街去見台北球場的董事長,告訴對方我是新來的學生,很優秀,但沒有錢念書,希望他能幫助我。 「你讀日間部?那晚上才能工作,但是晚上沒有人打高爾夫球的,」球場老闆這麼說。 當時台灣還沒有夜間球場,所以球場晚上沒有打工的機會。 想了半晌,他突然說:「有個企業家都是一大清早就來打球,如果你願意,可以當他的球僮。 不過他打球的時候,天還沒亮,視線很不好,如果找不到他打出去的球, 掉一顆都會被他罵上半小時,所以幾乎沒有人敢當他的球僮。」 積極的人會在問題中看到機會,消極的人則會在每個機會中都看到問題。 我知道這份工作有它的挑戰性,但我沒有其他選擇,只能勇往直前,堅定地說:「我願意。」 當時,台塑的名氣還沒有現在這麼響亮,我壓根兒不知道, 我服務的對象就是台塑集團的董事長王永慶,只知道他是一位企業家,姓王。 到了球場上,四處一片黑壓壓的,想找回打出去的每一顆小白球,真的沒那麼容易。 但是我知道,這個打工機會得來不易,因此我不想給他任何挑剔的理由。 於是,在開始打第一洞之前,我對他說:「王伯伯,你打球之前,可不可以先等我一下?」 「做什麼?」他操著一口台灣國語。 在暗夜中,王永慶扭動身軀,打出第一顆球。 「叩」一聲,球飛進一片茫茫的樹林中。我快步跑過去,立刻將球撿回來。 他很驚訝:「你怎麼那麼厲害?」我告訴他,我的眼力還不錯,球一打出去, 我就緊盯著球不放,再配合「聽聲辨球」的獨門技巧,運用敏銳的聽力, 判斷球大約的落點,所以很快就能將球撿回來。說完還補上一句:「因為聽說掉球你會罵人。」 「少年仔,我換過好幾十個球僮,第一次見到像你這樣的。既然如此,我就可以放心了。那我就配合你的上課時間吧。」 當時的台北球場是9個洞,通常王永慶都會繞兩圈打完18個洞才結束。 有一次,王永慶打到第二回第7個洞時,突然問:「現在幾點了?」我回答:「7點多。」 「哦,已經7點多囉?那可以收起來了。」 我心裏覺得納悶,明明還有兩洞就打完,為什麼突然不打了?「少年仔,你不是要上課。運動嘛,多一洞、少一洞沒有太大差別。 我心裏覺得很過意不去,便說:「這樣很不好意思,還讓你來配合我。」 「我打球又不是比賽,只是運動而已,有什麼關係。」說完就請夫人李寶珠遞給我新台幣100元的小費。 當時一般的行情是,打完兩圈總共18個洞,小費是新台幣50元,但他們卻給了我新台幣100元,我心裏真是又感激又興奮。 這份收入對我來說的確很重要,如果沒有這份收入,我就沒辦法繼續念書。 知道我家裏窮,王永慶每天會多給我新台幣50元小費,但是別人弄丟120元的球,卻要被他罵上老半天。 為了配合我的上課時間,他甚至願意縮短打球時間,讓我內心非常感激,也下定決心, 既然進入台北商專的大門,無論如何,一定要把書念完,再從這個校門走出去。 我跟在王永慶身邊當球僮一段時間後,某天王永慶照例到球場打球。 他一邊揮桿,一邊問我:「你有打過球嗎?」我回答: 「沒有。」 「沒打過球,怎麼知道我打得好不好?什麼都不懂,怎麼當我的球僮?如果我有問題問你,你都不懂,那我乾脆自己打就好了。 有機會你也要練習打球,跟教練學習,這樣以後才有機會教我打球啊!難道你只想一輩子幫人撿球嗎?」 一輩子幫人撿球?我雖然沒有這樣的打算,但是在我的腦海裏,從來沒想過窮人家的孩子也可以有機會教企業家打高爾夫球。 在經濟快速成長的七零年代,台灣的高爾夫球運動開始興盛, 高爾夫球一向是達官顯要專屬的社交平台,我一個窮人家的孩子,連三餐都有問題了,怎敢奢望打高爾夫球? 但王永慶的一席話,開啟了我生命中的另一種可能性。 窮人家的孩子不一定得屈就於困頓的現狀,機會也許就在你的身邊,就看你自己有沒有發現而已。 我暗自下定決心,一定要利用暑假期間學會打高爾夫球。 我希望增加自己的重要性和價值,因此找到一位球打得很好的教練, 只要是我的休息時間,我都會跟在教練後頭,看他如何教別人打球。 跟久了,教練也覺得奇怪:「你怎麼每一場都來?」我表明想跟他學習打高爾夫球的意願,但是沒有錢。 「我看你這個年輕人還不錯,就免費教你好了。下午的時間如果有空,我親自教你。」有了教練的允諾,我就放心了。 經過一個暑假的練習,我的球技進步神速, 我告訴王永慶:「王伯伯,我終於不負所望,這三個月努力練球下來,昨天我已經可以一桿進洞了。」 「什麼?一桿進洞?來來來,換你打。」說著,王永慶就將球桿交給我,示意要我打,說是要驗收成果。 但是接連兩天一桿進洞的機率很低,我接過球桿,也接下挑戰。 我一揮桿,「碰」一聲,一顆心也隨著高爾夫球移動的曲線起伏著。 我屏住呼吸,看到球最後掉進果嶺上旗子旁的洞裏,忐忑不安的心,也才跟著踏實了起來。 王永慶一看,驚訝的心情完全寫在臉上:「少年仔,你是事先把球放進洞裏嗎?」 我告訴王永慶,看到他一年之中,不管颳風下雨,幾乎天天都到球場報到。 我從他身上看到堅持的力量。 我來自窮困的家庭,在物質上吃過不少苦頭,精神上也承受過許多折磨, 「堅持」本來就是流在我血液中的基因,沒有堅持,無法熬到現在。 王永慶是個忙碌的企業家,他都這麼有恆心了,我還是個學生,吃點苦又算得了什麼。 受到他的恆心與毅力感動,我學習王永慶的精神,以堅韌的毅力來練球。 我告訴他:「我如果不把球練好,怎麼稱職地當你的球僮呢?」 「不錯不錯,你這個年輕人有出息,你可以當我的教練了。 從今以後,只要我有打球的一天,永遠都指定你擔任我的球僮。」 跟在王永慶身邊,有時他也會一時興起說起他的故事。 王永慶小時候父親就過世了,家中有3個兄弟、6個姐妹,一共9個小孩。 「當年我父親生病時,很多醫院都不收他,一直叫他轉院。 當時我心想,這些公立醫院怎麼那麼官僚,遇到重病或病危的病患就拒收。 後來我父親也因為沒有受到好的醫療照顧而死得很早。 我在心裏默默立下一個志向,只要我有能力,有朝一日,一定要蓋一間醫院,改善醫療品質,更不會拒病患於千里之外。」 王永慶的父親叫做王長庚,後來他成立長庚醫院,就是為了紀念他的父親。 另一方面也因為台塑的員工很多,員工生病到長庚醫院來,可以就近照顧。 他常常告訴我,做人一定要孝順,經常對父母噓寒問暖,要媽媽多穿一件衣服,幫爸爸多蓋一條被子, 如果每個人對父母都能盡孝道,這個社會就會太平。 王永慶是老大,父親過世後,母親一個人含辛茹苦將9個孩子拉拔長大, 因此王永慶從小就發願,一定要讓媽媽過好日子。 「子女孝順父母不是嘴上說說就好,也不是給錢了事,而是要了解父母的難處,看他們有什麼需求並協助他們。」 王永慶對我說:「過去不管日子再怎麼苦,我一定和媽媽相依為命,我現在娶老婆生孩子了,還是跟媽媽住在一起。 少年仔,記得喔,現在不孝順,以後不一定有機會。」 我覺得他講的每一句話,都是值得我學習的典範,每一句話都是我的座右銘。 我知道,在他身上,我肯定能學到比打球技巧更難能可貴的態度與觀念。 為什麼一個沒有讀太多書的人,可以白手起家,創下這樣的事業基礎,他一定有比別人更優秀的地方。 他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,只要聽進他的話,可能一輩子受用無窮。 因此我儘量將他在球場上講的每一句話都記在腦海裏,回去後再將它寫在日記上,反覆思量。 王永慶和他的母親就住在台塑大樓樓上,頂樓有100多坪的空地,種滿各種蔬菜。 雖然王永慶已經是一個很富有的企業家,但是他的母親每天仍會親自到頂樓種菜。 儘管再忙,一年365天,除了出國以外,王永慶每天都會陪母親到頂樓摘菜, 然後回到樓下母子一起吃晚飯,晨昏定省,隨時伺候在母親身邊。 吃的不是大魚大肉,也非山珍海味,就像青菜中撒上的一點點鹽巴,只有最簡單的滋味、 最平凡的幸福。我想,這就叫做孝順吧。 每個人小時候都有目標和夢想,王永慶曾經打球打到一半, 突然對我說,他的夢想就是當老闆:「送米也是當老闆。 早期我開米店的時候,只要客戶需要,就算只有半斤米,我也會幫忙送到家。 雖然只是小客戶,但以後有可能會變成大客戶,半斤米最後也可能變成一大包或兩大包米。」 王永慶對待客戶的態度及精神,讓我學習到,對每一位客戶都要認真投入,也要格外珍惜別人給你的機會。 因此,在擔任王永慶的球僮期間,我做任何事情都很勤快,每天都希望讓他滿意。 而且,除非重感冒上吐下瀉無法起身,否則我絕不請假。  某次打球結束後,他照例遞給我新台幣100元小費,然後問我:「你拿了錢都怎麼用?」 我告訴他,我將錢拿來繳自己和弟妹的學費及生活費。 「王伯伯,你所說的每一句話,我都做到了,我很節儉,沒有亂花錢。 我每天吃一包生力麵,一包折成兩塊,當成一天的早晚餐,而午餐就喝水充飢。 每學期新台幣1000多塊的學費都是用分期付款的,每天50元、100元慢慢繳。 後來我才知道,其實是校長先幫我墊款,主任再將我交去的錢,一點一點還給校長。 校長、主任和王伯伯都是我的貴人,如果沒有你們,我今天就沒辦法繼續念書了。」  「這樣就對了。做人要懂得感恩,如果受人恩惠卻不知感恩,就跟畜生一樣了。」 五專畢業前夕,王永慶問我:「你畢業以後想做什麼?」我說,我想當教練,教人打球可以賺很多錢。 沒想到,王永慶不僅沒有鼓勵我,反而潑了我一頭冷水:「小蔡,你小小年紀一天到晚想賺錢, 你不讀書,將來就不會有前途。老是在這裏混,前途在哪裏?」 我說:「王伯伯,好好打球也會有好前途。」當時我打球的平均桿數是7075桿, 跟我同時期當桿弟的還有涂阿玉、謝敏男,我們的球打得一樣好,但我的年紀最小。 王永慶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「如果打球只是為了賺錢,你不會有前途。 我只有小學畢業,吃過很多虧,我在學校沒學過英文和日文 但是在創業過程中,必須面對很多國際客戶,產生很多語言溝通上的問題, 英文 看不懂,日文 看不懂,經營事業很辛苦,因為總不能每件事情都靠祕書啊。 我現在會講英文、日文都是自己苦學自修來的,過程有多辛苦,你們很難想像。」 我想一想,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。 學歷不高的人,容易迷失在金錢堆裏,因為窮,沒有錢,就會一直想賺錢, 很容易就會開始沈迷於享樂中,腦子裏想的,都是如何撈更多錢,最後就變成貪婪的奴隸。 被他這樣一罵,我恍然大悟,我就是因為沒讀書才會來做這個工作, 如果我現在年紀輕輕的,只為了賺錢不讀書,將來即使想要再念書,也不一定有機會。 當下我就答應他,我一定會離開球場。  幾天後他告訴我,他決定封桿不打球了。 從民國5863年,我和王永慶整整相處5年的時間,期間歷經過台塑決策錯誤、投資事業失敗等風風雨雨, 他都沒放棄打球,為什麼現在突然決定不打了?我心裏不禁好奇。 王永慶告訴我:「運動其實有很多種,跑步也是運動啊。 打高爾夫球只是走路和揮桿而已,打18個洞,再洗個澡、吃個飯, 就得花上大半天,太浪費時間、浪費生命了。今天開始我不打球了,每天只要跑步就好了。」  王永慶的話,我一向謹記在心,既然他說打球浪費時間,從他開始不打球了,我也跟著辭職,離開球場, 反正我也從台北商專畢業了。無論如何,這5年來, 憑著當球僮和學校印刷工這兩份工作,讓我得以順利踏出台北商專的校門,我心懷感恩。 2008年歲末之際,王永慶到美國巡視業務時,突然過世。 雖然不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斷氣,但家屬還是將遺體運回台灣,也算是完成他的遺願,讓他生於斯、長於斯、死於斯。 我不禁想起40幾年前,初次和王永慶相遇的時候,同樣出身清寒家庭的王永慶, 看我一介學生,還要兼差做兩份工作,曾經問我:「你是不是家裏很窮?」 我告訴他:「我是礦工的兒子。」「沒關係,我以前比你更窮。只要有心,就能改變困境。」我永遠記得,當年他是這麼鼓勵我的。 +++++++++++  三個奇遇改變一生
 
他是中年成功轉業的代表。曾經,他是教授,現在,他是超級業務員,他說,他的生命急轉彎是有原因的。 什麼樣的超級業務員,佣金的收入會比李登輝總統一年的薪水還高? 李登輝每月的薪水約八十萬元,包括年終獎金一年大概一千多萬,而壽險界的超級業務員蔡合城, 去年光是保險的佣金收入就將近一千五百萬。

更令人驚訝的是,他並非入行一、二十年的老鳥;只是一個中年轉業的菜鳥,在第一年就締造出台灣的保險傳奇。

乍看之下,他跟一般的業務員沒什麼兩樣,標準的西裝服,臉上堆滿笑容,一副誠誠懇懇的模樣; 其實,他卻大有來頭,不僅生命經歷非與眾不同,連拉保險的方式都獨創一格。

 
今年四十幾歲的蔡合城,正是中年成功轉業的典型代表,不過,你可別以為他工作不順或事業失敗才「下海」的; 在沒投入保險業之前,無論他的職業或身分都是備受社會肯定與尊崇的。

他,擁有美國碩士學位, 通過副 教授資格審定,自己曾任會計師並執業十六年, 且曾在台北商專、國防管理學院等學校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因此,被業內稱為「教授級業務員」。

會計 師與副 教授的優渥薪水,足可讓他過優質的中上生活, 為何他會放棄辛苦打拚的成就,來個生命急轉彎,貿然投入競爭激烈的保險業務員呢?

業務員的佣金收入會比得上會計 師與副 教授的待遇嗎? 當然不能,除非,你是個超級業務員,而蔡合城正是轟動保險界的另類超級業務員。

不過,這不是他投身保險業的主因,既不像一般人為利,那麼他圖的是什麼呢?   蔡合城說:「我是來廣結善緣,渡化眾生。」
 
你講啥咪?這種回答實在很玄,也很難令人信服。 一種米養百樣人,業務員也是千百樣。 像蔡合城這麼另類,且能創佣金紀錄,但又並非以賺錢為目的,蔡合城是第一人。 如果了解他的心路歷程與奇特遭遇,或許就比較能感同身受。
 
蔡合城說:「我這一生有三次奇遇,因此,讓我看破名利,參透生死。」 從小家境清貧的蔡合城,跟吳念真一樣是礦工的兒子。為了貼補家用,他唸書之餘,必須跟父親下礦坑工作。

某次,他在礦坑底部,突然看到一個中年礦工哭泣,他停下工作問他怎麼回事, 那名中年礦工告訴他老婆生病、兒子發燒,卻沒錢看醫生。 蔡合城就問他住那裡,並答應出礦坑後借錢帶她們母子去看病,中年礦工一聽立刻在他面前磕頭致謝。

出礦坑後,蔡合城向親戚借了三百元,找到了地址,帶礦工妻子與兒子去看醫生, 送回家之後,礦工妻子問他怎麼知道她們生病, 蔡合城就告訴她經過,她大吃一驚說:「我先生是礦工沒錯,可是他已經死在礦坑兩年多了。」

蔡合城才知道,他在礦坑內遇到鬼。 隔天,他照常下礦坑工作,那名礦工的鬼魂在同樣地點現身,並向他謝謝。

蔡合城雖然只有十幾歲,一點也不害怕,因為他認為他在行善 爾後,礦工的鬼魂一個月出現兩、三次,指點他那邊可以挖,那邊不能碰,彷彿在冥冥中保佑他。

更玄的還在後面,那個礦坑不久後發生台灣光復以來最大的災變,蔡合城至今猶歷歷在目。

他記得災變發生的前兩晚,雞鳴狗吠,聲音悽厲,令人毛骨悚然, 有人在礦坑附近看見鬼魂飄蕩,當地居民家家鎖緊門窗,沒人敢出門。

礦工為了生計,雖然感覺一股不祥氣氛,當天早上仍硬著頭皮下坑。 蔡合城說他當時全身發抖,眼睛一閉上,似乎看見大爆炸。

他告訴老爸說:「大難臨頭!」老爸回答:「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」父子談話間,台車已經快速下礦坑。 那天蔡合城的父親已經答應中午幫人「辦桌」,因此,要他到時一起出坑幫忙。 蔡合城本來想留下來工作多賺點錢,禁不起父親的一再叮囑,父子倆提早出坑, 沒想到台車剛回坑口,就猛然聽到一聲大爆炸,五十一名礦工,四十九人罹難,蔡合城父子成為幸運唯二生還者。

蔡合城認為,他們父子能逃過一切,應該是那名鬼魂在冥冥之中保佑,不然,怎會如此湊巧?差一秒,命運可能完全逆轉。

更離奇的是,死了四十九個人,棺材卻陰錯陽差送來五十二具, 民間的習俗,棺木既出門,即使送錯,也不能回收,多出的三具要如何處理呢?

沒想到,下去救援的人員,竟然又有人被壓死,人數恰巧是三個。 蔡合城說:「很不可思議!很多事真的是冥冥中已經註定好了!」

之後,他還是下那個礦坑工作,但從此沒再見過那名礦工的鬼魂。 這件礦坑鬼魂奇遇記,讓他強烈感受到生命的無常,也奠下他日後向惟覺老和尚學佛的因緣。

唸專二時,為了賺取學費,教授介紹他去高爾夫球場當球童,一個機緣湊巧,他就整整當了王永慶五年的桿弟。

當時,他每天凌晨四點起床,騎著破腳踏車到青年公園的台北球場,當經營之神的桿弟。

蔡合城說,王永慶球打得不錯,只是如果桿弟找不到球,他老人家可會罵人(節儉而非小氣),因此,沒有人敢揹王董的球袋。

蔡合城年紀輕,不怕被罵,眼睛又好,於是成為王永慶的專屬桿弟, 為了找球他還特地帶了一支手電筒,只要遠遠的看見手電筒的光線,大家就知道王董在打球。

雖然捨不得掉球,王永慶對小費倒是很大方,總會多給一倍。蔡合城說:「王董平均打九十幾桿,不輸給年輕人。」

後來,王永慶覺得打高爾夫球很浪費時間,於是就封桿改慢跑。 他從王永慶身上學會不可浪費生命,活著隨時要作有意義的事。
 
第三件奇遇,發生在十幾年前,他某次作夢夢到一間寺廟與一個老和尚。

夢醒後,他帶著老婆兒子開車,不自覺往外雙溪的方向去,一路就開到萬里的靈泉寺,剛好遇上惟覺老和尚在開示佛法。

講完後,老和尚從一、兩百名信眾中獨獨挑上他作回應。

他就把煤礦災變的特殊經驗讓眾人分享, 老和尚向他開悟:「煤礦會挖完,你還有個金礦沒有挖,金礦永遠挖不完。」 惟覺口中的「金礦」即是個己的「修行」。從此,他開始學佛,拜在惟覺的門下,法號「傳城」。
 
蔡合城說:「作保險,其實就是另外一種形式的結緣。」 這個超級業務員曾經創過一件保額高達四億元的紀錄,並在十五天內完成三千多萬保費收入, 而且他還是個初入行的菜鳥,他是如何創造這個保險傳奇的呢?

由於他過去會計師的背景,他比別人擁有更多的客戶資源, 但這並不代表人家一定會跟你買保險,蔡合城去拜訪客戶時,從不抱持拉保險的心態, 他說:「我是去交朋友,談佛法,講修行,打禪七。 如果你開口就說保險,絕對一點也不保險。」 憑藉本身所學的專長與專業知識,再加上一顆廣結善緣的心,去年他達成一百多件保單, 保金從最少的年繳幾千元,大到年繳三千多萬,都是他的客戶, 他作保險的哲學就是「眾生平等」,不會看大不理小,所以才能大小通吃,創下高額的佣金記錄。

現在,他的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,每天至少拜訪十個以上的客戶,為了節省找停車位的時間, 他甚至請有專屬司機,公司內他私人聘請兩位祕書幫他處理客戶的各種疑難雜症, 兼送往迎來,雖只是業務經理,氣勢排場不輸一般公司的總經理。

除了是中正扶輪社主委,他還擔任靈泉寺護法會委員,已經吃齋十六年。問他作保險的志願是什麼,這個超級業務員說: 「希望能渡化一千個企業主,讓他們感驗佛法的奧妙,來影響眾生。」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ot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